骆鹏:答客难

 

一日,一香客,拜完佛,准备返回。

忽见一小和尚在院子里悠闲的扫地。遂上前,问:“小和尚,年纪轻轻,何来做和尚。”

小和尚说:“做和尚没有烦恼?”

“如果家里有条件,什么都可以得到,何来烦恼?”

“施主,你想的太简单了。有多少物质,就需要有怎样的气度、胸怀去承载。如果承载不了,就会有压力,有烦恼。没有烦恼,您为什么来拜佛?”

“保佑生财,消灾,长寿。”

“财少,灾难,疾病,不就是烦恼吗?”

“对,是,那怎样才能没烦恼?”

“吃斋,念佛。”

香客不解的说:“自己在家里,也可以这样做,何必非来此邪?”

“如果没有大师的讲授,没有佛祖的庄严注视,没有师兄师弟的探讨,没有打柴扫地行善的修行,很难化解烦恼,修成正果。”

“那有的人买佛经,讲授,在家修行,也悟出了很多。心到了,就行。”

“那一定是悟性很高的人,但一般人很容易学成四不像,就是所谓的野狐禅。”

“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正道大道,什么是野狐禅?”

“如果最基本的经典都没有读,最基本的概念都理解错了,如果不能与大师对话,不能与师兄师弟交流,就不是真正的佛道。”

香客说:“那你说,我像不像修了佛法的样子。”

“不怎么像,修了佛法的人,内心一定很平静,对佛一定很虔诚,对生活往往心存感恩,精神知足,心态年轻,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香客说:“别说的那么神乎其神。不过,方丈大师,得道的人,的确与众不同。气场的辐射,眼光的慈悲,再出色的演员也演不出来。就像匈奴人眼中的曹操一样。我啦,当然达不到那个境界的呀。当到处烧香拜佛,运气的确好一些。不过,据我所知,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佛教不过是一种宗教信仰,不修佛法,信基督教也行呀。上帝不也是宽容慈悲的吗?”

“我不懂英文,没有信过上帝,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佛教已经中国化了,更能适应中国人的习惯,一悟成佛,立地成佛,就是佛教中国化的表述。没有进佛寺,也可以修行,比较现实,更能接近广大人民群众。况且,汉语,最有灵性,与佛相通。汉语是我们的母语,不用母语学习修行,怎么能成为中国人。施主,虽然学的不多,但还是与我佛有缘,不然怎么会与我这个小和尚交流,说的这么多这么久呢?”

香客面有愧色,说:“我的佛缘、修为还不够。还要向小师傅学习呀。”

小和尚笑着说:“过奖,过奖。修佛,各有各的想法。有些人修佛,并非为了得道成佛。而是消除烦恼,化解负能。你一打开网络,一听新闻,一看报纸。负能太多了。”

香客说:“是呀。现在市场经济越来越发达,人们的需要越来越多。很少有人向小师傅这样清心寡欲。有些人为了满足欲望,想方设法,不择手段。有些人长期正常的需要得不到满足,原始的恶念被释放。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人性在欲望的压迫下都被放大了,人格在杂念的威逼下都扭曲变形了。也许只有看不见、听不到的人,才不会受到负能的困扰,信仰宗教的人才不会迷失。”

“阿弥陀佛。无欲无求,只有佛祖能。我们有眼耳鼻口,必须接受外边的物质信息能量。关键在于我们能不能过滤、转化和创造。过滤有害的,转化负面的,创造正面的。修行,最重要的就是转化。佛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会随心转化,不以色空为转移。佛法无论多么高深,都在于一个心字。静心领悟,无心修行。佛之本意,在于一个善字,善心,善念,善意。修佛,不在形式。行善,不在于大小。不修佛,可能活得很好。但修了,我们可以活得更好。甚至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修了佛,更能懂得自己的不足,更能完善自己。不修佛,有的在可能天上,有的可能在地下。但修了,却在人间。尽管人间有太多的劫难,正是这些劫难,帮助我们修行悟道,更行更远。”

香客双手合十,像小师傅拜了拜,又像身边的方丈大师拜了拜。下了山,开着奔驰而去。

望着远去的背影,方丈笑着说:“其实有时候,并不是佛救,也不是佛法救,而是我们自己救了自己。天助自助,佛救自救。因为我们都有一颗宽容自己,热爱生命,期待成长的心。”

2013-09-01  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