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鹏:柳宗元永州诗歌丰富的声音意象经营与文学风格

 

在永州,万物的声音特别能引起柳宗元的思绪。从永州诗歌多种意象所呈现的永州生活中,我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作者各种复杂的思想感情。

一、鸟鸣

春天到来,冰雪消融,草木萌发,候鸟归来。鸟声最能引起诗人的注意,永州诗歌出现了鸟声的意象。

园林幽鸟啭,渚泽新泉清。

——《首春逢耕者》

这二句诗出现在“穑人先偶耕”之后,为农民春天辛勤耕种增添了诗意,意境十分接近陶渊明的田园诗。幽深的园林中鸟儿婉转快乐的歌唱,衬托了环境的宁静。“鸟啭”的意象与园林、泉水、渚泽意象相结合,表现了春天的勃勃生机,诗歌呈现出幽深、清新的意境。在这个立体的春游图中,我们似乎感受到了鸟儿迎春的喜悦,农民耕种的喜悦,以及诗人春游的愉快。

平野春草绿,晓莺啼远林。

——《零陵春望》

这是诗的一二句,写春望,早晨平野上春草一片碧绿,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莺啼,既然远处已满是莺啼,那么春色早已遍天涯了。莺啼的意象与平原、春草、远林的视觉意象的结合,写出了整个零陵春天生机勃勃的景象。绿是冷色调,而莺啼则呈现出热闹的景象,诗人巧妙的将两者融合起来,使人在微冷中感受到春天的温暖。

“日照天正绿,杳杳归鸿吟”,

——《觉衰》

前两句,“是时春向暮,桃李生繁阴”,此时美好的春天即将过去,不免伤感,桃李枝繁叶茂,而人却觉得自己已经衰老了。“日照天正绿,杳杳归鸿吟”,阳光明媚,天空一片蔚蓝,远处传来归鸿的叫声,鸿有家可归,而诗人却遭到贬谪,不能回家,一天天变老,身世之感尤深,思乡之情更切。日是暖色调,绿是冷色调,两者融合,画面明丽。远处归鸿的鸣叫,则唤醒了诗人的思乡之情。

鹤鸣楚山静,露白秋江晓。

——《与崔策登西山》

这是诗的一二句,写出了宁静的环境、气氛,“鹤鸣”是动,“楚山”是静,一动一静,相映成趣。“鹤鸣”的意象与楚山、白露、秋江的视觉意象相融合,为整首诗奠定了萧瑟悲凉的感情基调。

“霞散众山迥,天高数雁鸣”。

——《旦携谢山人至愚池》

早晨诗人与谢山人到愚池游玩,远处,云霞散去,一切明晰可见,众山高峻,清新明丽,天空高远,数只大雁在鸣叫,“雁鸣”的意象与众山、高天的视觉意象,为写愚池景物设置了大背景。

“曲渚怨鸿鹄,环洲彫兰䔌。”

——《游南亭夜还叙志七十韵》

写鸿鹄的哀鸣,道出了逐臣内心深深的悲愤和哀怨,写美丽的兰草,运用比兴手法,写出了诗人高洁的品质。

“羁禽响幽谷,寒藻舞沦漪。”

——《南涧中题》

这是诗的一二句,“羁禽”暗喻诗人贬谪永州,就像山谷中受缚的禽鸟一样,没有自由。山谷幽静,“羁禽”的哀鸣显得格外响亮。“寒藻”,水藻在寒冷的水里舞动着,孤独而无依无靠,“寒”既写秋水清凉,又写水藻的绿颜色,是冷色调。“幽”突出羁禽的“独”,“响”突出羁禽的“悲”,“寒”烘托出清冷、凄寒的气氛。“羁禽响”的意象与“幽谷”“寒藻”“沦漪”的视觉意象相结合,构成了柳诗冷寂孤峭的文学风格。

“杳杳渔父吟,叫叫羁鸿哀。”

——《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

“羁鸿”,与“羁禽”一样,受到束缚,没有自由,暗喻贬谪永州的诗人,“叫叫”是叠音词,写“鸿哀”,表面上写鸿受困的悲哀,实际上写诗人被贬的悲哀。“哀”与“吟”两个声音意象一哀一乐,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简单的两句诗,就写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和心境,一种是受缚的鸿的幽独生活,因此发出的是痛苦深长的哀叫,一种是渔父闲适愉悦的生活,因此发出的是轻松的吟唱。

        二、猿鸣

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说,“故渔者歌曰:‘巴东山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日本学者松浦友久在《猿声考》中说:“它们(指猿声,笔者注)仍然置巴东三峡的《渔者歌》的发想于中心,更加扩大一点,增益为长江流域普遍性的愁人、迁客之悲哀来加以歌唱。”[1]

“猿鸣稍已疏,登石娱清沦。”

——《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

“隐忧倦永夜,凌雾临江津”,一二句交代了出游的时间,作者早晨登上蒲洲石矶远望山水,而此时的“猿鸣”相对于昨天晚上来说,稍稍稀疏了一些,作者整个晚上都听到了猿鸣,衬托了昨晚忧愁之深,“倦”说明了夜长难度,辗转难眠。“猿鸣”的意象与“清沦”的视觉意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今天早上登上石山,看到清澈的江水而感到愉悦,而将昨晚的因“猿鸣”引发的忧愁暂时忘记了。

“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

——《梅雨》

作者身贬楚地,内心忧愁,整个夜晚听到的都是楚地的猿鸣,南方的梅雨季节多雨,加上淅沥的雨声,更增添乡愁更深,但第二天清晨,回乡的好梦却被鸡鸣打断,让人心有不甘,顿生感慨和无奈。“猿鸣”与“鸡鸣”再加上雨声三种声音意象相结合,将贬谪南夷的忧愁延长、加深而具体化了。

“溪路千里曲,哀猿何处鸣?

孤臣泪已尽,虚作断肠声。”

——《入黄溪闻猿》

溪水千里,弯弯曲曲,一路上能听到猿悲鸣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心惊胆战。但是孤独的逐臣眼泪已经流干了,断肠的声音只是一种虚拟的想象。但这比听到断肠声,更进一层,突出内心的悲痛、哀愁。沈德潜说:“翻出新意,愈苦。”[2]日本学者松浦友久在《断肠考》中说:“唐诗中的‘断肠’,因其定着和流行趋于类型化,成为表现悲哀方面不可缺少的诗语之一。”[3]猿鸣的意象与“溪路”的视觉意象相结合,写尽了诗人入黄溪一路上的哀愁,为后面写诗人悲哀心情的“断肠声”作了很好的铺垫。

        三、水声

“寒花疏寂历,幽泉微断续。”

——《秋晓行南谷经荒村》

写秋天早晨到到南谷途经荒芜的山村所见所感,天寒,花儿稀疏寂寞,泉水幽幽,水声微弱,时断时续。“幽泉”的意象与“寒花”的视觉意象相结合,烘托出一片萧瑟、荒凉的景象。

“石泉远逾响,山鸟时一喧。”

——《中夜起望西园值月上》

泉水流得越远越响,山中的鸟儿不时叫一声。泉声与鸟声两种声音意象相结合,以动衬静,烘托了西园月夜的静谧、美好,与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清冷静寂的意境十分相似。

“丛林留冲飚,石砾迎飞涛。”

——《游南亭夜还叙志七十韵》

旋风在刮,“留”,写出了风持续的时间之长,风的力度之大,“飞涛”,写水从下向下流淌而撞击“石砾”发出的声音,“迎”说明了位置刚好相对,撞击声很大。这是两组声音意象与视觉意象的相结合,一是“冲飚”与“丛林”,一是“飞涛”与“石砾”,写出了两种声响的美妙,也突出了两种力,一是风之力,一是水之力。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溪居》

前两句“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写自己很幸运,能与农民为邻居,好像山中的隐士。“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早晨起来锄草,露水清凉,晚上顺着溪水划船回家,船桨与水、水与石相摩擦而发出声响。作者从审美的角度观照夜晚行船的水声,写出了辛勤劳作一天的满足感。这两句与陶渊明“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十分相似,都是写早出晚归躬耕田园的生活。不同的是柳诗第二句侧重写声音意象,一个陶诗第二句侧重写视觉意象,但各有各的悠闲,惬意,满足。

        四、歌声

“旷朗天景霁,樵苏远相号。”

——《游南亭夜还叙志七十韵》

高朗的天空,绚丽的云霞,远处传来“樵苏”一唱一和的号子声,南方的少数民族大多能歌善舞,打柴的人,打草的人也有一把好嗓子。“樵”“苏”两种“号”声意象与“天景”的视觉意象相结合,突出了南方乡土气息浓郁,百姓的生活宁静安适。

“野迥樵唱来,庭空烧烬落”

——《郊居岁暮》

写岁暮郊居的所见所闻所感,远处,旷野传来樵夫的歌声,近处,烧山的灰烬飘落在空荡荡的庭院里。“樵唱”的意象与田野、庭院、烧烬的视觉意象相结合,烘托出岁暮田野荒凉的景象,写出了樵夫悠闲的生活。

“杳杳渔父吟,叫叫羁鸿哀。”

——《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

前面已经提到,“哀”与“吟”两个声音意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受缚的鸿的幽独生活,痛苦地发出深长的哀叫,一个是渔父闲适愉悦的生活,轻松地发出由衷的吟唱。

“高歌足自快,《商颂》有遗音。”

——《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

通过高歌来排遣内心的抑郁,获得暂时的快乐,《商颂》就有了“遗音”。“高歌”的意象来表现内心的愉悦,《商颂》的意象,则表现了慷慨悲凉的情怀。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溪居》

环境幽静,没有来往的行人,只有碧绿的天空。“长歌”的意象与幽静的地、碧绿的天两种视觉意象相结合,则表现了诗人舒适自足的田园生活。幽静是柳诗中经常出现的环境、气氛,而绿则是柳诗中经常出现的冷色调,这与柳诗冷寂孤峭的文学风格十分相称。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广阔辽远的天地下诗人独自长歌,则又表现了深刻的孤独感,这与陈子昴的《登幽州台歌》中的“念天地之悠悠,独怅然而涕下”可以相参看。苏轼评价柳宗元的诗歌说,柳诗“忧中有乐,乐中有忧”,不无道理。

“幸此息营营,啸歌静炎燠。”

——《夏初雨后寻愚溪》

“炎燠”,永州夏天炎热难耐,诗的一二句“悠悠雨初霁,独绕清溪曲”,雨后格外清凉,独自到清澈的溪边游玩。这是诗的最后两句,“啸歌”的意象与“炎燠”的触觉意象相结合,突出了在永州夏天炎热难耐的环境里内心平静的弥足珍贵。而前一句则道出了个中原因,只有平息追求功利的心,才能获得精神的宁静。对于一个雄心壮志的士大夫来说,贬谪永州是一种不幸;而对于一个流连山水、专注学术研究的人来说,贬谪永州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结    语

本节探讨了四种声音意象所表现的思想感情,这些声音意象与视觉等意象的巧妙结合,勾勒出绚丽多彩的立体画面,表达出丰富复杂的情感,烘托了柳宗元贬谪永州的孤独、哀伤、悲凉、寂寥的心境。柳宗元幽深清远的声音意象与视觉意象的苦心经营,动静相衬、冷暖相合、忧乐对比的艺术手法,使得永州诗歌整体上呈现出冷寂孤峭的文学风格。

 

注释:

[1] (日)松浦友久著,陈植锷 王晓平译:《唐诗语汇意象论》,北京:中华书局1992,第23页。

[2] 《唐诗别裁集》卷十九。

[3] (日)松浦友久著,陈植锷 王晓平译:《唐诗语汇意象论》,北京:中华书局1992,第61页。

附录

永州诗歌听觉视觉意象分析表

听觉意象 视觉意象 表现内容 思想感情 文学风格
园林、泉水

渚泽

春天勃勃生机 春游的愉 幽深、清新
平原、春草

远林

春天热闹、温暖  
鸿 日照天正绿   身世之感

思乡之

明丽
楚山、白露

秋江

  萧瑟  
鸿鹄 曲渚、环洲

兰䔌

  悲愤、哀怨

高洁

 
幽谷、寒藻

沦漪

清冷、凄寒 孤独、 冷寂孤峭
鸿 渔父吟 渔父闲适愉悦 幽独、  
鸣疏 娱清沦 愁人迁客之悲哀

松浦友久《猿声考》

、愉  
鸣、鸡鸣、雨声   梅雨  

虚作断肠声

溪路千里曲

孤臣泪已尽

悲哀

松浦友久《断肠考》

痛、哀  
寒花 山村所见所感 萧瑟、荒凉  
远逾响

山鸟时一喧

明月松间照

清泉石上流

月夜静谧、美好

王维《山居秋暝》

  清冷静寂
冲飚、飞 丛林、石砾 声响美妙 风之力、水之力  
晓耕翻露草

夜榜响

晨兴理荒秽

荷锄归

早出晚归

躬耕田园

悠闲,惬意,满足  
樵苏远相 旷朗天景霁 乡土气息浓郁 百姓生活安适  
樵唱 田野、庭院

烧烬

岁暮田野荒凉景象 樵夫悠闲  
高歌足自快

《商颂》有遗音

  排遣抑郁

暂时的快乐

怀古慷慨  
来往不逢人

长歌楚天碧

幽静的地

碧绿的天

田园生活 舒适自足

 

冷寂孤峭
啸歌 炎燠 夏天炎热难耐 平息功利之心

方得精神之宁静

 
鸟声、猿鸣

水声、歌声

幽深清远 动静相衬 冷暖相合 忧乐对比 孤独哀伤 悲凉寂寥忧乐相间 冷寂孤峭

发表评论